铭牌棋牌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棋牌资讯 >

王者荣耀走向国际在越南排名前十

日期:11-28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棋牌资讯

很多人說,《王者榮耀》代表了一個娛樂的時代。在過去的十年乃至二十年,從沒有任何一款遊戲能夠擁有數億用戶羣,影響力幾乎遍及中國每一座城市。

文/ Alvis雷 編輯/ 曹 焱

遊戲的巨大用戶基數,也爲《王者榮耀》電競賽事帶來了收視率的增幅。「在過去兩年四個賽季里,KPL《王者榮耀》職業賽事觀賽總觀看量翻了12倍。」KPL聯盟主席張易加在2019全球電競大會上表示。

據統計,在早些時候結束的2019年KPL春季賽中,總觀看量就已經達到了66億,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00%,呈爆發性增長趨勢。更加誇張的是,在移動電競的革命浪潮面前,我們很難知道它的上限真正在哪。

8月11日,《王者榮耀》電競體系中的首個國際賽事——《王者榮耀》冠軍杯國際邀請賽落下帷幕,主辦方共邀請了16支戰隊來到北京工人體育館,其中既有Hero久競、等KPL本土王者,也不乏IMT、KZ等海外豪門。此次比賽的成功舉辦,意味著《王者榮耀》電競完成了出海計劃的第一步。

出海

在長期以來,由於遊戲品類的相近,《王者榮耀》常常會被拿來和《英雄聯盟》進行比較。由於電競布局上早生五年的優勢,誕生於美國的老大哥《英雄聯盟》已經在全球範圍內成立了6大獨立賽區和多個地區賽區,以及一條包含「地區聯賽+地區杯賽+MSI季中冠軍賽+RR洲際賽+S系列全球總決賽+全明星賽」的全年賽事鏈,各個環節在歲月的打磨中均已成熟。

和前者同屬騰訊電競旗下的《王者榮耀》電競,在老大哥經驗的幫助下,KPL賽事在兩年時間內就已經做到了能和《英雄聯盟》LPL賽事平起平坐的局面,兩者並稱爲「騰訊電競的雙火車頭」。

不過,KPL國內賽事雖然辦得風生水起,但相比於《英雄聯盟》,其國際賽事布局仍處於零。於是,坐擁一款劃時代遊戲產品的《王者榮耀》,將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定爲了出海。

電競起於遊戲,出海最重要的基礎也在於《王者榮耀》本身的海外普及度上。據體育產業生態圈了解,目前《王者榮耀》國際版的正式遊戲名爲《Arena of Valor》(《AoV》),中國港澳台地區和東南亞地區在代理下的特殊譯名爲《傳說對決》,目前已經在全球超過85個國家及地區發行。

就像當初《王者榮耀》憑藉著MOBA品類的火爆和移動遊戲的便捷,輕鬆拿下中國市場一樣。概念超前的《AoV》也以風捲殘雲的勢頭,收割了大部分國家及地區的移動遊戲下載榜頭名。這一些,似乎都爲出海計劃鋪平了道路。

矛盾

然而,熟悉遊戲的朋友會發現,《英雄聯盟》、《守望先鋒》等當下熱門的競技類遊戲,無一例外地都做到了全球版本統一——你在中國伺服器能玩到的英雄,到全球任何一個伺服器都是一模一樣的。雖然在改版時會有更新速度上的先後差異,但這不會影響國際大賽的公平性。

但是《王者榮耀》電競則是全然不同:國內版本和國際版本之間,雖然玩法一致,但英雄差異巨大。比如在國內版本中,我們常見的是諸葛亮、劉備等以古代歷史人物爲主題的英雄;而在國際版本中,則是一批全新的原創英雄、以及蝙蝠俠閃電俠等DC漫畫授權英雄。

而且這兩個版本的英雄,除了視覺設計迥異,屬性和技能也有著極大的差別,很難找到「國服的某英雄=換皮的國際服某個英雄」這樣的聯繫。如果邀請一個只看過《王者榮耀》賽事的觀衆去看一場《AoV》的比賽,那麼他極有可能完全看不懂戰鬥細節,尤其是在團戰的時候。

觀衆如此,選手亦然。儘管推塔推水晶等核心玩法沒有變化,但英雄熟練度是一道巨大的天塹。即便是天賦最爲出衆的選手,也很難在短時間內,將數十個完全沒見過的新英雄,練至能參與職業比賽的高熟練度。所以,那些跨版本而來、又沒有經過足夠時間聯繫的海外戰隊們,在此次國際邀請賽上的表現差強人意。

「兩個遊戲的本質和邏輯都有非常大的區別,英雄、野怪、草叢位置都不同。」現《王者榮耀》GK戰隊主力中單、亞運會《AoV》項目中國隊隊長老帥說道,「我們現在爲了練《AoV》,已經三四個月沒玩《王者榮耀》了,這是對職業生涯的大挑戰,再回去要重新適應版本,甚至上場機會也有可能會被壓縮。」

應對

爲了應對版本差異的大難題,海外戰隊們在調兵遣將上,找到了一種特殊的方法。

在國際邀請賽的直播中,許多網友發現,身穿著IMT這家美國豪門俱樂部隊服的選手,竟然是和自己一般模樣的華人面孔,而不是想像中那些金髮碧眼的「標準外國人」打《王者榮耀》的情景。於是觀衆們開始在社媒上質疑主辦方:「你們是在蒙我嗎?說好的『外國戰隊』呢?」

事實上,IMT並沒有「作弊」。今年4月9日,這家總部位於美國洛杉磯的電競豪門組建了自己的《AoV》分部,進軍當下最熱的移動電競領域。在招募時,IMT爲了迅速獲得即戰力,將「《王者榮耀》遊戲成績」也列爲了一項重要的參考指標。

由於《王者榮耀》是中文遊戲,於是那些懂中文的華人選手占據了更大的優勢。比如IMT現役輔助選手 Jie),他在美國《AoV》發布前,曾頂著200多的ping、越洋打國服《王者榮耀》,並一度登上前十榜單。

這段《王者榮耀》的經歷,幫助在《AoV》發布後有著降維打擊的優勢,迅速在衆多海外選手中脫穎而出,拿到了IMT的豪門戰袍。

同理,他的隊友們也大多都是《王者榮耀》的高手,基於這個共性,最終IMT《AoV》分部變成了一支滿是黑眼睛、黃皮膚的華人戰隊。雖然這種情形看似很不「外國」,但背後的邏輯卻是非常合理。

在過去的端游電競及傳統體育中,由於中國總是身處後發者的位置,故其他國家選手常以「外援」的身份出現在我們的聯賽中;而到了如今的移動電競領域,《王者榮耀》的全球走紅,歷史性地將中國推上了時代前沿,華人選手開始在世界各地被如視珍寶,這樣的「選手出海」又何嘗不是一種進步呢?

融合

然而,即便海外戰隊們找到了有《王者榮耀》經驗的《AoV》選手,其優勢也僅僅只在於《AoV》電競初期的降維打擊。而跨版本到《王者榮耀》後,由於平時缺少足夠的訓練和比賽,他們依然還會顯得不夠適應。

若全球《王者榮耀》電競像現在這樣,持續分裂成兩個體系,這勢必會給未來發展和國際交流造成不小的阻礙。那麼,以後中外之間有可能走向融合嗎?

首先我們先要明確一點,《王者榮耀》之所以在中國能火,和遊戲設計中本土文化的植入有很大關係。其中最明顯的當屬劉備、關羽、張飛等歷史人物形象作爲英雄的植入,這也是《王者榮耀》早期的一大吸引點——這些英雄都是你十分親切的,而不是冰冷的外國人名和歐美風形象。

《王者榮耀》李白(「鳳求凰」皮膚)

但同樣,這種對中國市場的極度優化也導致其他地區的玩家難以接受,這也是爲什麼《AoV》幾乎要全部重做英雄、並引入歐美喜愛的DC漫畫英雄的原因。故《王者榮耀》要全球統一版本的最大阻礙,其實就在於自身。

不過即便如此,爲了發展移動電競,《王者榮耀》也在繼續做出努力。熟悉遊戲的玩家們會發現,《王者榮耀》最近推出的英雄不再是那些歷史人物,而是一些新的原創英雄。這樣的改變,或許和此前「誤導歷史」的社會輿論批判有一定的聯繫,也或許是未來推進版本統一的一種信號。

另外,騰訊方面還計劃建設KPL三大國際聯賽賽區,分別是KPL港澳台及東南亞賽區、KPL韓國賽區以及KPL中國大陸賽區,未來將通過賽區選拔機制,打造真正意義的世界總決賽。其中,KPL韓國賽區將採用和國內一樣的版本,於今年下半年正式開始。

結語:出海之路,道阻且躋

對於遊戲行業的從業者來說,《王者榮耀》是一個驕傲,它猶如中國遊戲產業中的一束光亮,正在穿透多年來被外國遊戲所籠罩的黑暗。

一款偉大的遊戲,也值得配上全球化的電競賽事。而它背後蘊含的中國文化,也能通過電競的載體向世界各地進行輸出。

在《王者榮耀》的出海之路上,此次冠軍杯國際邀請賽是一次值得肯定的嘗試。鄰邦韓國的KZ戰隊,在較少訓練時間的條件下,一路殺進四強,展現出了「電競強國」的底蘊。儘管最終敗北於中國戰隊,但相信再假以時日,國際賽的強度會迅速上升,爲觀衆帶來更好的觀賽體驗。

當然,上文中我們也提到,目前《王者榮耀》自身出現的版本問題、以及歐美玩家對移動電競概念的適應問題,也始終是出海計劃的硬傷,甚至很有可能是上限。未來要如何突破,還需要騰訊更加仔細地思考。

Copyright © 2019 铭牌棋牌 版权所有